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爆笑段子 > 《中华文摘》文章:围剿黄段子

《中华文摘》文章:围剿黄段子

2019-05-13 21:34

  (声明:刊用中国《中华文摘》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最近,有关“黄段子”的话题在全国扫黄工作中被突出关注。

  事情看似不大,但围剿“黄段子”工作却牵涉政府机构、专家学者、公众、移动运营商等诸多机构和群体,亦引发全社会的讨论。

  毕竟,上至政商精英下至平民百姓,按键,发送短信已经成为国人每天的生活内容之一。

 

  毋庸置疑,政府此举有净化社会空气意图,而“净化社会空气”关乎“大众健康”,引起全社会关注与讨论亦是必然,各种声音出现应有利于有关部门吸取意见,将工作做得更好,若既能保证宪法赋予公民的有关权利不被侵害,又能让相关工作收到预期效果,自然善莫大焉。

  围剿黄段子成“爆炸性”话题

  文/姜和

  如今沸沸扬扬的这一切,都源于东莞一名普通务工者的“奇遇”。

  1月13日,《南方日报》刊发了一则题为《转发“黄段子”手机短信功能或被停》的新闻,主角张某因转发“黄段子”,手机短信功能被关闭。

  谁也没料到,这则篇幅短小、版面位置并不突出的民生新闻影响竟如此大,以至于在极短的时间里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舆论狂潮。

  一“停”激起千层浪

  在广东虎门镇口社区务工的张某此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媒体关注的对象,据他自己说,他并没有编写和传播“黄段子”的“嗜好”,也从来没有大规模转发过“黄段子”,不过是在此前的某一天收到朋友发来的黄色笑话,“觉得好玩,就发给了另一个朋友”。

  最早发现自己的手机可以正常接打电话但却收发不了短信时,张某还尝试过把手机卡换到别人的手机上,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手机号码早被系统检测到向外发送“黄段子”,已被关停了短信功能。

  向东莞移动客服咨询后张某得知,想要恢复正常使用功能,他只能本人带身份证到公共安全专家部门写一份保证书,承诺“以后不再通过该号码发送不良信息”。

  虎门所属的东莞移动客服话务员这样解释此事:公司正配合公共安全专家部门开展手机违法短信息治理,治理范围包括假冒银行或以银行名义发手机违法短信进行诈骗或者敲诈勒索公司财务的,散播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内容或者教唆犯罪、传授犯罪方法的,只要涉及其中一项,哪怕只发送了一次,被通讯公司检测系统发现或被客户投诉确认,就会被关停短信功能。

  “发黄段子就会被停掉短信功能”的消息于是传开。网上开始有广东、上海的网友反映自己也遇到了转发“黄段子”后手机被暂停短信功能的情况。

  各地媒体就此才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围剿“黄段子”的相关新闻上。而在此之前,由工信部开展的整治手机涉黄工作,原本并不为人关注。

  尽管东莞张某的遭遇令工信部的这一举动受到广泛关注,但1月16日,工信部仍宣布,开始部署第二阶段整治手机涉黄工作。

  随后,各地移动公司纷纷表态。上海移动表示,会根据事先设定的一系列关键词对手机短信进行先期过滤,一旦发现有问题,将对该手机号码进行暂停短信功能的处理,如果用户有异议,可去公安部门对短信内容作鉴定。

  广东移动的做法也和上海移动类似。而北京移动则提出,暂停发“黄段子”手机的短信功能需要满足三个前提条件:首先,短信发送量要达到一个级别;其次,要有多位用户举报;最后,还需要公安等相关部门查证才能认定为黄色短信或是垃圾短信。

  此后,包括陕西、河北在内的多省运营商也表态称,将加大收紧黄段子等垃圾信息的整治力度。

  关于鉴黄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工信部对打击“黄段子”的强硬反馈,迅速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一面是专家们“严厉打击牟利性群发黄色短信行为”的呼吁此起彼伏,另一面是人们对打击涉黄短信方法和尺度的关注。

  对于黄色短信,一直以来舆论的反应都是一分为二的。对于那些在普通用户个人之间发送的涉黄信息,舆论普遍认为不宜干涉和处罚。

  有网友在论坛上看完相关转帖后,回复了这样一个段子:邮递员送电报,在楼下连声喊:楼上谁姓焦?楼上一人推窗破口骂道:你管得着吗?

  管不管得着,正是问题的第一个焦点。对手机用户的监测是否涉及侵犯隐私,专家和相关部门一定已经翻遍了现有的法律法规,但难以达成一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同时,中国2000年颁布的《电信条例》第六十六条也作出了类似的规定,强调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之外,任何人不得对电信内容进行检查。一些专家据此认为,过滤黄色短信的行为有违法,甚至是违宪的嫌疑。

  但是,《电信条例》第五十七条同时也明确规定了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利用电信网络制作、复制、发布、传播的内容,其中就包括“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

  该条例还进一步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发现此类信息,应当立即停止传输,保存有关记录,并向国家有关机关报告。

  其实,近年来,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政府部门一直都在出台打击不良信息的规定、通知。

  他们认为,传播、散布黄色信息,并达到一定数量,应该被列入违法行为,从而受到拦截和处理。然而,手机用户对相关部门的好意总是难以领情,究竟何种短信属于涉黄,达到何种数量就算违法,是另一个问题。针对这个问题的争论似乎更难停止。

  狂欢式的底线测试

  “我身边的朋友从没有人因收到黄段子暴跳如雷,不爽的可能性只有两种,第一就是这个黄段子不够好玩,第二就是这个黄段子是自己刚刚看过并且转发出去的。”

  1月20日,韩寒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称,如果发黄段子就是低俗,“从今天起,我就要做一个低俗的人”。

  韩寒还在博文中表示:“除了给男性朋友发黄段子以外,从明天开始,我决定双管齐下,对一些女性朋友进行骚扰。因为,我虽坚决拥护扫黄的英明决策,但是没人告诉我们对黄段子和色情短信的界定。”

  在“以身试黄”这件事上,韩寒无疑并不孤独。